【Jack/TJ/Steve】

又萌又虐,还想多看点。。。打滚

小细:

我被萌得找不着北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九弗言:



整理下减肥梗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“起床了,小王子。”




TJ在被掀开的毯子下蜷着直哼哼,床上的另一块温热重量突然消失了,他迷迷糊糊睁开眼,只见到Jack的部下将他的床伴架起来一二三丢出了门外。“干嘛?!”他迷茫地大喊,翻过身来,军装笔挺的Jack已经杵到了他跟前,吓得他不自觉缩了缩。“训练场,”Jack平静地提醒。




……操,他以为Jack之前只是开玩笑。“我不要!”TJ哀嚎道,欲拉过毛毯,爪子被兄长一秒拍开。“半小时之内给我滚过去,要么这个月别指望有肉吃。”




“你这个暴君!”TJ气鼓鼓地指责,Jack的眉头跳了跳。




“Careful, brother, for Iwill be.”




Jack笑起来真可怕。TJ心虚虚地移开眼,乖乖爬到床脚捞起牛仔裤,憋着一口气把右脚往裤管里捅。Jack两步上前,拽着他的裤脚一把将他的裤子扯了下来。




“又干吗?!”TJ惊得张大嘴。




你那招摇的小屁股给谁看?Jack随手把裤子扔到一边:“换条适合运动的。”




我恨Jack。TJ瘪着嘴爬下了床。




 




 




拖拖拉拉的TJ被Jack拽进训练场时,皇家警卫队Rogers队长正在猛捶沙袋。听见有来人,他汗淋淋地停下来,朝Jack敬了个礼,“上校。”




“别拘礼,今天你是主角,”Jack把TJ拖到台前并在他背后用力一拍,“交给你了。”




“哇哦。”TJ呆呆看着Rogers队长薄汗衫下紧绷的肌肉。




“殿下。”Rogers看上去毫不讶异,简单打了个招呼。他们一定早有预谋,TJ忿忿想。




“按你的方式来,Steve,别放水,”Jack离去前投去警告般的深深一瞥,“我会来验货的。”




Rogers藏起自己的无奈微笑努力绷出一张严肃脸点点头,“遵命,上校。”




两人目送Jack关上门离开,TJ的目光晃了晃,回到他的临时教练身上,“嘿,你不会那么认真的,对吧大个子?”他朝Rogers挤挤眼,“你最近手头缺什么吗?”




“我建议你先热热身,殿下。”Rogers温和地说。




 




 




“裁判,求暂停,暂停。”TJ像条死八爪鱼一样四肢大张倒在软垫上,汗水湿透了前胸后背。




“两分钟。”Rogers低头掐了个秒表。TJ哀嚎一声,头一扭,掉出软垫贴上凉凉的地板。这个Rogers队长看上去尊老爱幼绿色无公害,怎么在训练这件小事上这么冥顽不灵不知变通?警卫队队长原来这么闲的吗?他就没有治安要维护国王要保护,有空来教自己搏击?他要和Jack申请换教练,他绝对要,这家伙再养眼也不行。哼。




一瓶水出现在他视野里。




TJ抬抬眼皮,Rogers一脸真诚。好吧,他才不会为此感动。TJ费力地撑起自己,从Rogers手上拿过水,拧开,刚把嘴贪婪地凑上去Rogers就开口了,“别喝下去,润润口就行。接下来还有跑动。”




我也恨Rogers。TJ在Jack的条目下方恨恨记上一笔。




 




第二天TJ光荣地在床上躺了一天。家庭早餐上老国王问起TJ为什么不在,Jack轻描淡写地表示他在进行一个王子的自我修养。老国王两口子表示很欣慰,要持续大力贯彻这一举措。




与此同时TJ发现他藏在房间角角落落的零食,止痛药,烟草,都不翼而飞了。干净得他怀疑这不是自己的房间。他喊来佣人,佣人表示昨天大王子亲自带人来……




TJ在“我恨Jack”后面的三个正上又添了一划。




 




 




训练是隔天进行的。万事开头难,进入状态后也就不那么辛苦了。




Jack来视察工作,验收成果,对TJ的进步感到满意。“干得好,Steve,这熊孩子一定费了你不少劲儿,”Jack亲切地微笑,“他要是哪里故意为难你,尽管告诉我。”TJ在一旁大声抗议。




“不不,殿下很有领悟力,也很认真对待,”Steve诚恳地回应,“更难得的是,他从不找捷径,一直脚踏实地在进步。”虽然时不时喜欢偷懒。




TJ偷偷瞥了Steve两眼,觉得他愈发顺眼了。




Jack满意地点点头,心想:当然,他笨,怎么找得到捷径。




 




 




Steve就是有种让人信任的气质,好像他永远不会把事情搞砸。TJ一开始恨死他,后来渐渐对这位又美又美德的队长产生了好感,天天跑来黏他,减(xun)肥(lian)也带劲儿了。他现在一点也不想换教练了。有时候Steve不在,换其他(好说话的)人来带他,他还不乐意呢。




他把“我也恨Rogers”的条目划去了。Jack那条还在,后面跟着一串儿正。




 




Jack时不时来看看TJ,在TJ看来这就是为抓他偷懒小把柄的。有一回TJ学一个有难度的动作怎么也学不会,Jack一来就被他揪住,“我不懂我不懂,你和Steve一起示范给我看。”




他原本只是想小小捉弄一下兄长,看看他窘迫的样子,没想到Jack干脆地答应了。




Jack扯了领带,脱下鞋袜,赤脚走入场,和Steve一起给TJ做教学示范。他虽然身形上不如Steve,但能灵巧运用动作弥补气力上的不足。两人过招行云流水,把TJ看得一愣一愣的。末了Steve一招将Jack钳在地上,偌大的训练场一时安静无声。Jack支着一条腿,胸口起伏,咧开一个笑,“你从不输。”




Steve和他两秒对视,松开了他被压制着的另一条腿和一只胳膊,不好意思地摇摇头,一边站起来一边给Jack搭了把手,“你从不动真格。”




TJ呆呆地鼓起掌来,“哇哦。”他也不知道自己哇哦个什么劲儿,喃喃道,“我差得远了。”




“You bet.”Jack下场前胡撸了一把TJ的头毛。




 




 




TJ忍不住想到那一幕。他知道Jack没那个意思,但他还是忍不住觉得,Steve和Jack才是一对,相似的经历,接近的军衔,站一起时创造出的和谐气场。Jack那么优秀,Steve对Jack尊敬又欣赏,而Steve对自己就像哄难缠的小孩。TJ越想越难过,看看Jack,再看看自己。谁会选难哄的小孩呢。




为此TJ萎靡了好几天。饭吃不下,觉睡不香,狐朋狗友不找了,减肥课也不想去上了。Jack来抓他,问他为什么不去上训练课,他缩在被子里哼哼说我失恋了,心情不好。




“谁甩了你,我让人去揍他一顿。”




“打不过。别费力。”




Jack皱眉。“看看你现在,TJ,看看你,你要是坚持这副死样子,不做任何改变,活该你明天再失恋。”




TJ难受地大喊我也想变得和你一样啊,你以为我不想吗?




Jack就愣了。




“哦。”他明白了。“哦。所以这事有关Steve,是吧?”他早该想到的,看看TJ瞧Steve的眼神,看看TJ去上训练课的殷勤劲儿,这放在以往简直不可想象。小傻蛋什么都藏不住。




一团被子缩得更小了。TJ埋着脸死咬下唇,十万个后悔自己就这么事实抖了出来。这下Jack更有打击自己的理由了。




Jack站起来踱了两步。一口大气堵在他胸口,无处发泄。这个小傻蛋什么也不知道。“我没那个意思,他也没,”他试图将这话说得心平气和而不是气急败坏。他庆幸此时TJ看不见他的表情。烦躁地踱了两步后Jack又坐下来,往裹着TJ的被团上劈了一掌,“看在上帝的份上,我还有个王位要继承!”




TJ在被子下呜呜叫着扭动,“对不起嘛。你直你直,你最直。”




Jack安静了两秒,拿手遮住眼睛。




“我得警告你,别对Steve动什么念头。他可不是块好啃的骨头。”他说这话时觉得口腔酸涩极了。




“哼。吃不到葡萄说葡萄——”




Jack又劈了一掌。




“呜呜……你直你直……”




Jack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。“既然没误会了就起来吧,别赖着床,”他站起来,“有点干劲,把这事做好。他们会对你刮目相看的。”




“嗯……”




 “还有,”Jack咬咬下唇,走之前还是加了一句,“永远别变成我这样。”




 




 




反正TJ没听懂。




 




 






评论
热度 ( 237 )

© 鱼子酱只剩半瓶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